陈情令第35集分集剧情

  

  金凌苏醒过来,全然不知魏无羡将恶诅转移走了,还以为他是故意殴打自己。魏无羡计上心头,谎称蓝忘机过来了,将金凌吓跑了。夜晚,魏无羡独自一人行走在寂静的街上,他仰头望去,看见蓝忘机一身白衣站在桥上,月光皎洁,映得那人分外挺拔。魏无羡心里唏嘘,一直以为江澄会陪在自己身边,而蓝忘机则永远站在自己的对立面,没想到时光匆匆,一切竟颠倒过来。

  魏无羡迎上前,蓝忘机很快发现了他腿上的恶诅痕迹,还有被紫电殴打过的伤痕。蓝忘机脸色凝重,魏无羡装作心大地嘻嘻哈哈,称不过是普通的恶诅痕,没什么大不了。蓝忘机皱着眉头,坚持要背着魏无羡,魏无羡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大男人,被人背着显得丢人。蓝忘机轻轻叹气,弯腰将魏无羡背起来,魏无羡无可奈何,他试探着询问蓝忘机当初在大梵山是怎么认出自己的,蓝忘机并不清楚回答,只是让魏无羡自己去想。

  两人回到房间,蓝忘机给魏无羡查看自己从神秘人身上拽下的衣服碎片,那是聂家的标志。于是,魏无羡戴上面具,两人一起去见聂怀桑,想逼问有关吃人堡的来龙去脉。多年不见,聂怀桑仍然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,对所有问题都回答“不知道”,魏无羡见此情景,便干脆坐下来与聂怀桑好好理论一番。

  魏无羡不急不慢地说道,行路岭上一直有吃人堡的传闻,然而一直没有真实的受害者,所以这都是谣言而已,而谣传会让普通人远离行路岭,所以它的作用只是一道防线,而且这只是第一道防线。那么,第二道防线就是行路岭上的精怪,能够让靠近行路岭的人落荒而逃。第三道防线则是石堡附近的迷阵,防止玄门修士入内。而这三重防线的目的是不让食人堡被发现,可想而知,这里是清河聂氏的地界,那自然是聂氏设置了这一切。

  事到如今,聂怀桑也无法再掩饰真相,他只好回答道,那根本不是食人堡,就是聂家的祖坟!原来,聂家与其他仙门世家不一样,其他世家都是修习剑法,而聂家的先祖是一位屠夫,所以修的是刀道,历代家主的佩刀都有极重的戾气和杀气,几乎每一位家主最后都是走火入魔,暴体横死。那么,在这些家主生前,他们佩刀的躁动尚且能由主人控制,但是主人死后,佩刀无人管制,就会变成一把凶器,需要妖魔鬼怪来祭祀。

  后来,聂家的第六代家主想了个办法,将其父亲和爷爷的刀放在石堡的棺材内,还把邪祟和刀棺一起下葬,当做陪葬品,用以缓解刀灵的狂气,这样才换来聂家后来几代人的安宁。本来,聂家刚开始修的刀墓只是很常见的坟墓,可是后来被一帮盗墓贼给挖了,他们在里面东翻西找,结果惊动了墓中镇压的刀灵,邪祟破壁而出,祭品少了,那帮盗墓贼便被当做了祭品吸入墙壁,从此,才传闻行路岭有吃人的东西,聂家为了不让外人靠近,索性将谣言添油加醋描绘得更吓人,而金凌就是进入石堡时,不小心炸碎了墙壁中盗墓贼的尸骨,因此才被吸入墙壁,填补空缺。

  蓝忘机和魏无羡听后,保证会保密,聂怀桑这才战战兢兢地离开了。蓝忘机发现魏无羡腿上的恶诅痕越来越大,不由得十分担心,这时,锁灵囊中的剑灵发生异动,似乎与恶诅痕得到了感应,两人赶紧合奏安息曲,这才压制了锁灵囊,魏无羡也意识到,吃人堡就是剑灵要带自己去的地方。

  于是,魏无羡和蓝忘机再次来到吃人堡,聂怀桑已将这里砌好了,蓝忘机不由分说,再次将墙壁拆开,里面的尸骨倾泻而出,却没有查到蛛丝马迹。魏无羡还让聂怀桑打开了所有石棺,仔细检查里面的佩刀,却并未发现异样。蓝忘机凝思片刻,发现只有聂明玦的佩刀霸下不在这里。聂怀桑神情变得凝重,他回忆起来,聂明玦在金氏的百花宴上突然发狂,筋脉尽断,可是却诡异地逃走了,并且无人发现他的尸体。

  魏无羡倒吸一口凉气,看来,这锁灵囊中的剑灵很有可能是霸下的刀灵,而刀灵如此急躁,只怕聂明玦已经死于非命,只有继续根据刀灵所指方向寻找,才能查明真相。魏无羡和蓝忘机一路前行,来到一家饭馆落脚,掌柜正在绘声绘色地描述多年前常氏被灭门一案,言语中提及薛洋如今做了金氏客卿,这可着实让魏无羡吃了一惊。原来,薛洋在几年前忽然出现在金麟台,各大家主主张严惩,唯有金光善极力反对,连常氏唯一的幸存者常萍也翻供了,称常氏灭门与薛洋毫无关系,就这样,薛洋死里逃生,直到金光善死去,金光瑶成为家主,薛洋才被清理。

  魏无羡很好奇,薛洋被放虎归山,那晓星尘和宋岚没有出面吗?蓝忘机答道,晓星尘失踪了,宋岚远游,再也没有人看到他们,而翻供的常萍不仅失去双眼,还死于凌迟,而凌迟他的凶器就是晓星尘的霜华剑。显然,人们都以为是晓星尘报复杀了常萍,这真是世事无常。蓝忘机也深有同感,他罕见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,感慨世事无常。

(转载请注明来自-呼啦影视剧情网-:www.hvrelays.net.cn)

陈情令相关剧情

  • 暂无记录
Copyright © 2013-2017 www.hvrelays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呼啦影视剧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