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咏琪资讯动态

梁咏琪:凡事畏首畏尾,人生就白白流过

2015年09月22日

梁咏琪:凡事畏首畏尾,人生就白白流过

  2011年10月,梁咏琪闪婚嫁给西班牙男子Sergio,并且风风光光地举办婚礼,只不过,这个结婚日刚好在前男友郑伊健的生日时。一时间,那段爱恨情仇是否被淡忘,成了街头巷尾的议论热点。不过,这倒符合她一贯的作风:爱恨都强烈。她说,女人一定要有勇气,无论对爱情还是生活。

  2015年9月,梁咏琪参加了《蒙面歌王》,“我希望大家认不出我,但又希望我一唱你们知道我是谁,这样才代表我在你们的脑海中是占一个位置的”。她为自己取名“追着光影奔跑的罗拉”,梁咏琪承认自己这么多年都是以演电影为主,因此才会把自己的代号取为“追着光影”,但关于剩下的5个字,“罗拉不停地在勇往直前,在奔逃,这个也是我做人的其中一个原则吧”。

  日前,梁咏琪接受了晨报专访,如她在《泪光》中所唱:时间的魔法师,告诉我许多事……

  曾经玉女的梁咏琪

  梁咏琪是70、80后男女青年的集体偶像,是“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”。一曲《短发》,让无数女孩用剪掉长发的方式来祭奠、忘记情殇,而她也一夜之间晋升为玉女掌门。从来偶像包袱多,那时候的香港玉女更是要被无数规矩束手束脚,这个被定位“像蒸馏水一样干净”的女孩更是如此。可她原本不是一个性凉如水的女生,在大学读书的时候,她和朋友一起组乐队、唱歌,她不但会弹钢琴,还会弹吉他、打架子鼓。玩乐队的姑娘都有一腔热血,梁咏琪也是。但在别人眼里,她只是唱着柔柔的歌,演着美美的人,是那个被唱片公司打造出来的梁咏琪。但现在,她做了自己心里的梁咏琪。“我觉得我变了很多,最重要的是把心打开了。”

  “我喜欢环境的变化,喜欢冒险,喜欢旅行。”她还热爱着极限运动,“现在不会了,有了家庭,要对他们负责。”她的旅行不会计划好固定的节奏,“找个喜欢的地方冲过去,临时见招拆招,我喜欢冒险一样的旅行。”“我觉得去旅行,不一定要睡自己的枕头,不一定要用自己的洗发精,不需要有执着的东西。”她和朋友一起在越南住过两星级的酒店,“很恐怖,我都不敢洗澡,但也是很有意思的经历”。她特别喜欢去欧洲,“那里节奏很慢,每条小巷子都很有意思,一个咖啡馆也可以坐3个小时”。

  那一年,她独自去西班牙旅行,在那里遇到了命中注定的人。“那次我在西班牙逗留了7天,因为认识了我先生。”婚礼不算盛大,梁咏琪只请了最亲密的家人和朋友。她说:“幸福的人就是一起走过他们喜欢的地方,有时候,越简单的东西才越美好,越珍贵。”

  初为人母的梁咏琪

  当年与郑伊健的恋爱轰轰烈烈,可长跑7年却最终黯然结尾。尽管她当时始终反复强调自己没事,很坚强,身边一直有追求者……但在一个访问中,面对主持人发问,她终于卸下坚强:好吧,当年的确很爱,分手后哭了一个星期。那之后,她遇到了不再让她轻易落泪的Sergio,“我的心安定了,开始可以相信另外一个人,可以把心打开,信任开放地面对世界”。

  梁咏琪在2015年做了两次挑战,其中之一便是生了个宝宝,她在微博上晒女儿的笑脸、晒庆生照、全家福,言辞间满是为人妻人母的幸福与满足,“其实我先生只是把我带到那个我本来就已经有的正面的力量,让我看见它,让它释放出来,现在我发现,全世界就这样很自然而然地就跟着我走了!我觉得这个好有趣,就好像做了一个实验,一个很美好很幸福的实验”。“我们每次下班回家最期待的事就是一齐替Sofia(女儿名字)洗澡,然后我老公就会抱住女儿,无论换尿布或是夜里喂奶,他都一手包办。”

  做了母亲后,梁咏琪有许多体会。“我觉得人生旅程改变了,风景不同了,连旅行方式也不一样;人有不同阶段,这一刻,虽然放弃了自由自在,但得到的是不一样,无论多辛苦,都是开心事。”正如所有女性一样,做了母亲,一切也以子女为先。现在,她上网购物,只会看婴儿日用品,连吃饭她都要先喂饱女儿,哪怕饭菜都已等凉了。

  面具后的梁咏琪

  参加《蒙面歌王》比赛是梁咏琪遭遇的又一挑战。整个《蒙面歌王》的比赛过程中,她一共唱了5首歌,《追梦人》、《那些年》……几乎都是温婉的情歌,“会有一点点紧张,有压力”,毕竟有一年多的时光是梁咏琪舞台表演的空白期。

  梁咏琪为了女儿放弃很多电影的邀约,选择最简单的唱歌复出。“首先,我觉得很好玩,因为所有表演都是蒙着脸的,我就觉得平常可能自己在表演上面都会有一些包袱,你知道我是谁,那我可能就局限了自己,我也不自觉的,我就觉得有一些唱法,或者有一些举动我就不应该做的,因为这不是我要做的,不符合我去做的,但是如果蒙着脸我觉得可以假扮是另外一个人,然后可以做一些我平常根本不会去做的尝试。然后有一种好像变魔术,就是糊弄观众的感觉,很好玩。虽然我觉得一看就知道我是谁了,但可能有一些人还是会被我糊弄到,那我就高兴了。再一个是为了我女儿,以前有人找我做评审,但一星期要录几天,太频繁了,我不想我女儿断奶,所以忍痛推了。有次在香港拍广告,离家8小时,我都心生挂念,怕她吃不饱、睡不好,我又带泵奶器到现场,隔4小时泵一次奶,我现在好明白职业妇女的心情。”

  最后的那场歌王之争中,梁咏琪一反之前的节奏平缓,手握麦克风,身体跟随着音乐节拍开始摇摆,“我觉得自己有去到另外一个层面去用我的声音”。她不想让“梁咏琪”这个名字成为舞台洒脱表演的束缚,“比方说我在以前唱歌的时候,可能会顾虑到嘴形张太大或者是咬字会不会好看,可能我会有些拘谨,但是既然都蒙着脸了,我就没有必要再去拘谨了”。一米七六的高个子混杂在金属乐器的震撼中,站在舞台中央尽情释放着属于她的一首《自由》,“我可以完全忘我地去唱那首歌,我也没有觉得我要来赢什么,重要的是过程当中我有一直在逼自己,就是破茧而出的感觉,就是跑出来的罗拉——从我本来的框框里面跑出来的感觉。”

(转载请注明来自-呼啦影视剧情网-:www.hvrelays.net.cn)
Copyright © 2013-2017 www.hvrelays.net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呼啦影视剧情网